您好!今天是

文史撷英
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建言献策 > 文史撷英 >

“红土风情”之三-----  解析石窑傩戏《姜女下池》

时间:2014-12-05 14:40:37信息来源:阅读:

 颜 英       吴喜英
    2009年8月16日,中国硒都网组织30多位硒都网友来到女儿会的发源地红土乡石灰窑漆树坪村,早早来到那里的当地民间艺术大师们有条不紊地忙碌着,他们将要为远道而来的客人献上一顿文化大餐(当地流传下来的珍贵文化遗产)——傩戏《姜女下池》。
  对于恩施傩戏,很多人也早有耳闻,但近距离欣赏并能读懂它的也许并不多。
    怀着对民族文化遗产傩戏的敬重和对它神秘感的探寻,通过仔细“听戏”、拍摄,让我对它更加“迷恋”,通过进一步查询,对《姜女下池》有了大致了解。
  演唱傩戏的目的就是要还愿,民间素有“春上许愿、秋后还愿”的习俗。许愿要敬神,也就是通常所说的“请神”;还愿唱傩戏,许了愿要达到愿望就要“还愿”,也就是通常说的“送神”。送神不是轻易地“送”走了之,而是通过演唱戏曲,有时要唱很多戏,甚至唱几天几夜,直到让神满意为止。因此民间流传着一句话“请神容易送神难”。
  演唱傩戏时,舞台(神堂)不需要专门的戏台,可在客厅或院坝内。台上先挂上幕布,然后在幕布前摆放一张桌子,点上蜡烛、香火、供品。神案上供奉“红脸”(居中)、“黑脸”(其左)、“白脸”(其右)三尊半身木偶像,其神号按地区不同承列,我们观看的三神分别为杨戬、刘温锡、杨宗保。
  傩戏的配乐比较简单,是二胡、鼓和铜锣。演员位于神案前表演。
     上午9:00,大师为我们表演著名的傩戏《反五关》第二场--------《姜女下池》。按规矩,演员在表演前要先谢神,再表演。
  出场:孟姜女(扮演者毛风华,男)出场,向观众致意,谢神。
     六月天热,孟姜女冲破世俗在池塘中沐浴(在那个年代,一个女性下河沐浴已经是很“叛逆”的了),脱下毛巾、穿戴,取下手饰,快洗完了,她有点害羞。洗完澡穿衣时,从水中偶然发现了躲在树上的范喜良(范喜良因不满修建长城的苦差,偷偷跑回了家乡)的倒影,就唱起歌来:
“浑身上下洗干净,扯匹荷叶照影身;
古怪古怪真古怪,一人照出两人来;
这个影子神像我,另一影子是何人?
你是人来就说话,你是鬼来放绿光。”
    范喜良(扮演者魏清国)出场了,唱到:
“我本是人来说人话,不是鬼来放什么绿光?”
范郎走了过来,姜女主动和他对歌。范喜良对孟姜女作为一个女子,大白天下河洗澡感觉非常不理解,但是心里很庆幸,居然看到了女子身体。于是唱到:
“早知娘子下池塘,我不该树上把身藏;
你是啥家巧娇娘,青天白日下池塘?
男儿洗澡有书房,女儿洗澡有绣房;
八十岁公公想洗澡,他把房门紧栓到。
我告诉你爹和你娘,许你性命活不长;
我告诉你伯和婶娘,麻索捆你下长江”。
    姜女听出了范郎的指责之意,主动说明自己还是女儿身,经过一番了解,两人情愫顿生,特别是姜女的才华折服了范郎,俩人如胶似漆。随后二人发誓,终身相伴,并以日月、山水为证结为夫妻,拜堂成亲。谁知好景不长,新婚之夜,秦始皇派来差吏,将范喜良抓回去修长城。
  差吏来了。因为范喜良在修长城的队伍中,是一个不好管的人,故称“游漂”,两位差吏并不想来抓他,对这趟差使表示不满。唱到:
“天昏沉,地昏沉,可恨秦王不是人;
他把好漂差别人,他把游漂差我们”。
    差吏碰到一个赶鸭的老者,向他打听范喜良。几经周折,差吏来到了范家,说明来意,秦始皇派他们来抓范郎回去服役修长城。夫妻难舍难分,姜女怕范郎受不了北方风寒,脱下自己的衣服为范郎穿上。二人再次许愿,情深意长。姜女难舍夫情,唱到:
“指望夫妻同到老,谁知今儿一场空。”
    范郎唱“辞杯酒”,姜女唱“十送”:
“送夫一里出东门,小脚蹬地手捶胸;
又是伤心又气愤,恨那秦王心太狠……”

    范郎被抓走后,一直杳无音讯,姜女心急,寻夫心切,于是来到鄂南庙求神问卦。谁知寺庙师傅连打三个阴卦,说到“只怕你的夫君骨头都会打得鼓哒”。姜女不相信自己心爱的人会不在人世,坚信他还活着,对寺庙师傅表示不满,于是骂到:
“破庙神,破庙神,连打三个阴卦不分明;
若凡寻到范夫君,我一把火烧了你这破庙神。”
    于是,孟姜女走出寺庙继续寻夫,来到了罗元江。正待上船,两位船大哥见来了一位弱女子,少不了调戏一番,于是偷换音律,一边让姜女上船一边唱:“哪里来的小娇娘,快快来上我们的床。”过了罗元江,两位船工还不忘说上几句:“小娇娘俏娇娘,你下次回来还上床……”庆幸的是,姜女受到“调戏”,只是受了一点委屈,有惊无险,并无大碍。
  离开罗元江,孟姜女走上了漫漫寻夫路。

(后记)
         石窑傩戏:目前演员12人,团长蒋西成,66岁,漆树坪村人,业余演员。
  剧中男主角范喜良扮演者:魏清国,45岁,漆树坪村人,业余演员。
  剧中女主角孟姜女扮演者:毛风华,男,36岁,漆树坪村人,业余演员。
  毛风华扮演的孟姜女是一个旦角,他对角色的准备特别认真,化妆时对着巴掌大小的镜子照来照去。穿上服装后,他常常走到围观的妇女群中,让大家感觉他很像女性,才满意而去。
  毛风华胳膊上刺着“情”和“忍”,常被人称为“毛妹妹”。他老婆开玩笑说,毛风华骨子里有女人的天分,常用一些化妆品保养,手上戴着戒指,心特别细。他的声音比同龄的男人要细,走路常前脚掌着地,踮起脚跟,双膝微屈,脚颈绷直。毛风华并不忌讳别人叫他“毛妹妹”, 无论是在演出后台,还是在田间地头,开心时,经常做出兰花指,唱上几句。     
  毛风华说:“我做了半辈子的男人,演了十多年女人,觉得挺知足”。